千蘖

Enter The Sunlight

[别让我走AU ][Destiel,微Samifer][HE?]



不知几星期前答应给 @Sassy_as_Tommo 的文

人太懒了拖到现在(。别打我


别让我走的AU,与原著有出入,但基本世界观相同。

第一次写文献给SPN,不当之处请多包涵。




狭长的走廊里,天花板上巨大的电灯闪烁着投出暗淡惨白的光线,为凹凸不平的墙面增上斑驳的阴影。Dean踉踉跄跄地朝前跑着,如同一只受惊而又狂躁不安的野兽。

"Cass!"

困兽咆哮着,声音回荡在走廊里,回答他的却只有电流微弱的刺啦声。

他继续跑着,带着莫名的执念。一个声音不停在脑海中盘旋,搅得他发晕。“我得找到他……该死的我知道他就在这儿。”

但那走廊似乎没有尽头。

Dean只是在绝望中低头奔跑,无助地在寂静与绝望的漩涡中挣扎。

直到Dean抬头,看见走廊尽头一扇紧闭的铁门。

他用尽全身力气拿肩膀向前一撞。门却轻易的开了,因为惯性Dean跌倒在门内的房间,头碰在了一个坚硬的突起上。突如其来的疼痛与眩晕使他茫然地在冰冷的地面上躺了片刻。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鼻腔。

Dean猛然爬起,看清了他撞到的东西,一根铁柱子。

一根作为铁床一部分的柱子。铁床上面拿白布盖着一个人,一具尸体。那人深色的卷发和脖颈苍白的皮肤露在外面。

Dean颤抖着掀开白布,他的手抖得太厉害以至于抓了几次才将白布一角抓牢。

白布被揭开了。

“Cass ! No ! ”

"Dean,醒醒!"

熟悉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却又那么遥远飘忽。

“Dean!”

房间崩塌,世界摇晃着离他远去。


Dean猛然惊醒,仍为眼前残留的景象而战栗不已,他身上的衣服已被冷汗浸透,黏糊糊地贴着冰凉的皮肤。他迷茫地眨眨眼,在感受到肩上的压力后看向身边。

Castiel握着他的肩膀——看来刚才自己是被这家伙晃醒的,他湛蓝的眼睛里满是关切与担忧。“你还好吗,Dean? ”

噢,Cass,我亲爱的。不,我一点都不好,我梦见你躺在那儿,冰冷地躺在那儿。

“我没事,Cass。”Dean扯出一个微笑。他盯着Cass的脸,手不自觉的抚上去,Castiel温热潮湿的呼吸打在他的掌心。

感觉真好,一个温暖的,柔软的,活生生的Cass。

“但你看起来糟透了。”Cass低声说,眉毛担忧地皱成一团,略微有些困惑地歪着头。他拍拍Dean的肩膀站起身,“来吧。”

窗外,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懒洋洋地照进狭小的房间,灰尘在光线中旋转着上升。



刚刚成年的Castiel和同行的其他人,带着对外界的新奇和对命运的迷茫,乘着破旧的白色卡车一路颠簸来到农场,这是由Bobby管理的处于美国北部的一片不大的林地。从今年起,都将会有像他们一样的年轻人被送到这里被给予各种工作,直到他们可以捐献为止。

他们是克隆人。

Dean在十岁时从父亲John的口中得知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的邻居,在认真考虑了医生的建议后决定换掉他那被酒精浸泡了几十年而抗议的肝。

然后父亲近乎残忍地在某天的晚饭中告诉了Dean克隆人的存在。而Dean忘了捂住小Sammy的耳朵。

于是,他那八岁而早慧的小弟弟,第一次冲父亲大喊大叫,震惊于父亲无所谓的语气和哥哥漠然的态度。对于移植一个人的器官,父亲的口吻就像在谈论更换一个汽车零件。

Sam眼里蓄满泪水冲向房间,把门摔得震天响。 而Dean向来选择接受现实。


Dean从未在遇见那个蓝眼睛的家伙之前质疑这一切。

他和Sam会在暑假来到Bobby的农场帮忙,鉴于Dean在十二岁后基本得靠自己出去赚钱养活他和Sam,帮助照顾他们的Bobby才更像一个父亲。

那天Dean看着一辆老旧的白色货车开进农场,留下五六个年轻人后在卷起的尘埃中消失在路的尽头。而Dean在被尘土呛地不住咳嗽后抬起头,直接撞进了那双明亮清澈的蓝眼睛里。

Sam分到了一个魔鬼,Dean却得到了一个天使。

那个有蓝眼睛和深色头发的年轻人叫Castiel,怪名字,理所当然没有姓氏。他被派给Dean帮他一起放牧。每天两人赶着不多的羊去草场,然后就躺在山坡上枕着胳膊晒太阳。

Castiel讲述他以前的学校,一到夏天就会被绿色的藤蔓一点点覆住的灰色高墙,学校角落的大树和碧绿的菜畦;讲他在学校最好的朋友Gabriel数不清的恶作剧和他被无辜牵连的无数次紧闭。还讲他的老师和他们教授给的一切。Dean注视着他被阳光照耀的脸庞,微笑着听着他用低沉温和的嗓音讲述关于他的一切,可悲地发现Castiel所说的一半都不那么可靠,那些学校教给他们的,有关他们自己和这个社\会的一切。

“这是我们的命运,Dean,我们为此而被创造。”在一次谈话中, Dean问他是否曾对此安排感到不公,Castiel带着他特有的忧郁而显得怜悯的神情这样回答。

Dean心里升起阴霾,他说道: “去他妈的命运。”

Castiel摇摇头,然后咧嘴大笑。笑声在森林中远去,惊扰一只松鼠蹿上树梢,带动树叶随风簌簌作响。


夏日并不如想象般无尽,Dean得回城里上学,Sam亦然。

告别的日子到来,Cass目送Dean走向汽车,现在他叫Castiel这个简称而Cass默认。

“别把自己捐出去,小呆子。”Dean说。Cass冲他微笑但没有点头。

然后Dean转身,十分确定他看见Sam在和那个叫Lucifer的污金色头发的小子接吻。


学校生活乏味枯燥,Dean从不是热爱书本的人,但Sam却是典型的书呆子。但他并不死板,Dean得说,他弟弟小时侯就偶尔露出远见与卓识,长大后更是如此。

他正在成为一个很棒的律师,Dean为此而自豪。

在Sam一个人钻进书堆的一个无聊下午,Dean便在校园闲逛,环顾欢笑的人群,突然觉得怅然若失。

他脑海中浮现出Cass的蓝眼和微笑。为什么他不能在这儿?Dean回宿舍,愤恨地灌下一瓶酒,把自己仍在床上。

梦里是那个夏天。

秋末,城里发生骚动。一群社科院的学生,还有几个医学生,举着标语为克隆人人\权发言,他们在公众前演讲,义愤填膺。但此次游\行最终可悲地变成武\力\冲\突。几个学生因此受伤。Sam也在其中。

“你在想什么?”Dean听到消息后匆忙赶往医务室,严厉质问弟弟。

Sam疲倦地叹气,“他们不该被这样对待。Lucifer,Castiel,Adam…看看农场的人们,Dean,他们与我们并无不同。我只是想试着改变人们的想法,我想做点什么而不是眼睁睁看着他们送死。”

Dean没有再责备他。


Dean的电话在冬天的某一天响起。

“你的小情人要去第一次捐献了,Dean。”对方的声音轻柔缓慢却给Dean毫不留情地泼下冰水,“只是个善意的提醒,假如你想知道或者做点什么的话。”

“你是谁?”Dean尽力保持声音不会过于尖锐,他的指节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

“魔鬼本人。当然, 我并不在乎你是否作为。”Lucifer说完挂了电话。

第二天Dean开车回了农场。

他晚了一步。


当Castiel在小草抽芽时被Lucifer接回到农场时,他穿了一件米黄色的风衣。但是这遮不住他明显消瘦下来的身形和苍白的皮肤。

Dean站在门口,Castiel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僵在原地。

“我很抱歉,Dean.”Castiel声音虚弱而嘶哑。

“为了什么?”Dean问道,"你并无任何过错。"

他走向前拥抱他的Cass。


晚上Dean走进Cass的房间。Cass示意他坐在他旁边。

"你还记得Gabriel吗?"Cass在寂静中开口。

“嗯。你上学时最好的朋友。”

“我从未谈起他现在如何,因为他早已失去现在。”Cass盯着房间一角。“Gabe是总能看得更远的那个,从不相信老师所教的一切。他在我们第一次被告知身份后就一直策划逃跑。”

“16岁那年冬天,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便趁一次劳动服务逃跑了。我随着他,但没能走出太远”

“我看着他被他们射/杀。而我被带走关在地下室一个月。当我一被放出来,几个医生便围着我检查。那时我意识到,他们根本不在乎我们所想的,他们唯一在乎的,就是我们是否有利用价值。他们能控制我们,也不在乎偶尔的叛/逃。”

“从那以后,我的同学们再未接近过我。他们谈论Gabe如同一个怪物。Dean,反抗不会对他们产生任何影响,所以我才试着接受。”

Dean看着Cass,握住他的手。

“不是所有人,Cass,我在乎,Sam,Bobby也是。还有我知道的许多人。Gabriel的死存在意义。他也许是第一个,但绝不是最后一个。未来取决于你我今天或明天做的每一个选择。我们会创造历史,一起。这次你并不孤单。”

Castiel温柔地看向他:“你为什么这样做,Dean?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愿意将自己置于险境?”

“为你。”Dean俯身,轻吻Cass。



Sam在春假时回来。他们时间不多,Castiel不能去第二次捐献,而Sam宁愿下地狱也不会同意Lucifer去他的第一次捐/献--原话。虽然Lucifer表现出这完全不关我的事的态度,但Sam知道这是他应对恐惧的一种表现。

噩梦开始不断造访Dean。



Bobby找到旧时好友,对方愿意提供庇护。


他们在黎明出发。Dean开出他的Impala。

“我们马上要成为通/缉犯了。”Cass严肃地说。

“听起来蛮酷的。”Dean咯咯笑着。

“嘿我很认真的!”Cass不满地抗议。

“谁说不是呢?”Dean笑着坐进车中,发动引擎。并且不理会Lucifer对旅行音乐的尖刻评论。

他们迎着初生的太阳驶向远方,车的影子被阳光拉长,隐没在卷起的一道烟尘之中。


Fin.



注:1.这似乎不是传统意义的HE

     2.你们猜猜Gabriel到底死了没?

     3.只有开始写文才知道语文学得有多差(惆怅。

     4.欢迎捉虫(´・ω・`)


评论(10)
热度(24)
© 千蘖 | Powered by LOFTER